载入中。。。

唯爱(2010年七夕)小说

每一天,都有轰轰烈烈的爱情在上演;每一天,都有悲欢离合的故事在落幕。无论是结局喜也罢,悲也罢,圆满也罢,遗憾也罢,谁的爱情谁知道,谁的爱情,心疼。只是,这种心疼,除了自己,谁又能懂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题记

 

 

繁华流漓,

浮尘如梦,

潮起潮落,

花开花谢,

为谁而歌

七夕一隅,

倾城花开,

灿若绚花,

为你而醉。

一曲《愚爱》轻柔的回响在房间里,苏凉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着,是晓飞的电话。淡淡的,懒懒的接起电话,思绪有些乱,轻轻地摇一下头像是要摆脱某些沉重的制约,从没有想再为一个人迷失自己,扰乱这颗宁静的心。
手机接通,礼貌的一句:“你好。”
电话那一头,晓飞柔和的笑意仿若在面前:“你好,苏凉。忙什么呢,有时间过来玩。”
我清晰地,一字一句的跟他说:“你给我买个东西,我就过去。”
我知道,晓飞不喜欢女人开口要东西,但是我还是说了。
晓飞简单的答应着,只有一个字:“好!”
让我有一点小小的意外,或者他回绝在我看来才更正常吧。
我说:“谢谢。”
他问:“要什么?”
我说:“随便。”
他又问:“什么时候要?”
我说:“最近吧,这几天都可以。”

我晓飞是朋友,我们经常见面,一起吃饭,一起聊天,一起天南地北胡侃,甚至我们在一起拥抱,接吻,上床。在这个纸醉金迷的喧器城市里,我们有着各自不同的生活空间,却常在某个彼此空闲的日子里相聚,像朋友,像亲人,像知己,或者像情人。偶尔,他会说起与诸多女人的往过,神采飞扬,我不做声,安静的听着,风轻云淡,心却轻轻地痛着,厌恶自己,我讨厌这种心痛的感觉。

也许是因为两个人都经历过太多的从前,也许是两个人心中都纠结了太多故事,也许是两个人强大的自尊心都自我封闭着,麻木 ,冷漠,却无法遏制那颗向往温暖,渴求牵挂与关爱的心。就这样,我们在一起,为了一些开心,惬意,却从不曾有言及感情,更没有承诺。或者,男人与女人相遇在一起,很多时候就象一场游戏。当这样相遇发生在让人分不清是虚情假意还是真心投入的时候,游戏就会衍变成为一场异样了的沉沦。在这异样的沉沦之中,如果没有人遵守游戏规则,那么到了最后,总是痴情者牵挂着无情人,总是无情人淡忘痴情者。

就如此时的我,在这一场风花雪月般的游戏之中渐渐迷失,然后又不断沉浮着。我不是物质女人,其实我并不是真的为了贪图晓飞的什么东西,但是我还是张嘴跟他要了。说实话,我不知道晓飞为什么会答应我的要求,或者他应该拒绝的,如果这样也是我预料之中的事情。没有想到晓飞同意了,不过我一点也不开心。因为我没要告诉他,还有几天就是中国人传统的七夕,情人节了。

我与晓飞走到目前,是一种机缘吧。或者说,开始两个人都没有想要有什么交集,只是一种闲暇的邂逅。令人我们始料不及的是坠入一种莫名其妙地轮回里了。并没一见钟情的故事,也没有动人心弦的感觉,只是一种莫名其妙地牵念。淡淡的 ,轻轻地,弥漫在生活的上空。他提出要求我都很难拒绝,即使我明知道是前所未有的先例,我还是会默默地点头。一起就是那么奇怪,仿佛是某种潜在的感觉在一个特定的瞬间,让我的所有的理智在节节溃散。

晓飞,他是一道别样的风景,在一瞬间扑入我的眼帘,使人眼前一亮,这就是见他的感觉。随意的浅咖啡色上衣,衬托着虽已不在年轻的,棱角分明的脸。漆黑的眼眸,流动的眼,幽默诙谐的语言,让人在短时间里忘却那些恼人的琐事,发出会心的笑。笑看人生,嬉笑面对,应该是他的样子。我不敢去剖析他的内心,他的人生轨迹,只能听着他的轻描淡写,看着他脸上云淡风轻。我让自己默然的转身,不去想他是否跟我一样有过太多的故事, 是否跟我一样容易受伤。只是我知道,当我们的手十指紧扣时,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动,心渐渐被他占据。

就那样心甘情愿的留在了他的身边,在每一个黑夜,我们接吻,做爱。你那么真实,逼真,仿佛触手可及,却让我有着如梦的恍惚。那么的激动和热情,相互亲吻对方的每一寸肌肤,那种敏感象越过高山与大海,刺激与激荡,久久回味。他霸道而野性的进入我的身体,我闭着眼睛,紧紧地抱着他,心跳着,血液奔流。我知道,在此刻,在今夜他是我的。我的心,在万千红尘中,沉沦了,迷了途,再也找不到,回来的路。 

一夜一夜,我不敢睡熟,我怕一觉醒来,这一切都是梦,都会离我而去,过去太多太多的伤害让我心有余悸,真的。银色的光月洒在地上,也洒在他熟睡的脸上,月色下他尖尖的下巴,沧桑的面颊,我的手指轻轻地划过他 的唇边,痴痴地看着他。此刻他终于可以放下所有,安逸的休息了,心思一动便是别样的柔肠百转,对于他,有积怨,有漠视,有倾慕,有爱恋,有心疼,但更多的是缠绵。

浅绿色的窗帘虚掩着,恬淡的月光洒满温馨的屋子。晓飞醒来,我们席地而坐,他点燃一支烟,我把烟灰缸轻轻地放在他的身旁,看着烟在他指尖明暗闪烁,听着他断断续续的讲着自己的往事,不知道为什么,我时常安静的,不想出声。只是这样看着他,听着他真真假假的往事。

记得晓飞跟我说,我吸引他的地方,只因我是个喜欢文字的女子,因为我喜欢读古典的唐诗宋词,因为我的漫不经心,因为我不善于纠缠,性情里透着的那种薄凉。看着他,依旧在说着,在心里无奈的摇头:晓飞,你何尝懂我?我原本就是嗜爱如命的女子。爱情与我始终是个遥不可及的梦,尽管一次次的为之黯然心伤,去未曾放弃奔赴的勇气,我一直想要在唯美的爱情故事里刻画下千年轮回的谴卷。对你的风轻云淡只是我怕你感觉负担,我怕你累,怕你会挣脱。在我看来,感情就像流沙,越想要握紧,就流失的越快,一个人若想要握住注定要流失的沙,那么心痛早已注定。于是我只能这样静静的,陪在你的身边。

有时候,我们会一起打扫房间,像多年的夫妇一样默契。晓飞把桌子沙发,一点点的擦拭,我光着脚丫,把地板轻轻地清扫。爱极了那一刻,温馨的总让自己感动。有时候,我会成串的葡萄一颗颗摘下来,洗干净,端到他的面前,看着他一颗颗吃掉。一句淡淡的话语,一次简单的问候,一抹动人的微笑,一杯泡好的清茶,我知道,他需要的只有这些,他要的就是一点温暖,一点陪伴,一点消遣,他永远都不可能把我的感情捧着手心里。

每一次分开之后,都是长长的一段沉默,我几乎不会主动的再去联系晓飞。我是一个倔强又好强的女人,宁愿忍受太多的寂寞和痛苦也不愿意失去自尊的去倾诉去纠缠,骨子里渴望一个避风港,找一个可以依靠的人,但是我不说,也不会承认。我会一直等,一直到等他打电话时,我让自己把期待的语尽量压抑得轻一些,再轻一些,让他听不出来在之期间我等待过期盼过,甚至思想过,我装出一种淡然。因为我知道,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永恒,感情亦是如此。

不知道我跟晓飞,会有走多远,会有怎样的将来。或许,有一天这种习惯这样的相聚分离,或许我会在无边的苦痛重新调整自己,适应没有他日子,或许,有一天我会在孽海里万劫不复,但我依然无悔地飞蛾扑火,作茧自缚。许久之后,不知道除了记忆,我们还有拥有什么?是对也得回忆,是一个很长,也很短的故事,有莫名的期待,很柔软,也很苍凉,带着一份旷远,一份凄寂,一份幽情被千年流传。

很多天以后,一个清凉的日子里。电话再次响起,是晓飞的电话:“苏凉,忙什么呢?”

我端着一杯咖啡,轻轻地放在桌上,懒懒的应着:“不忙,睡了一会午觉,刚醒。”

晓飞继续说:“我说你怎么让我给你买点东西呢,原来就要七夕了。我不是浪漫的人,不知道该送什么,你说喜欢什么,我送你吧。”

我瞬间有流泪的感觉,他终于还是知道了。

我说:“什么都可以,只要是你送的就可以。"有幸福温暖的气息在房间内慢慢的流淌,绵延悠长,其实我要的就是他的一句话,东西已经变得无关紧要。细数着与他走过的每一个足迹,纵然是痛彻心扉,却也溢出的是软软的、暖暖的味道。

于是,心安。泪,轻轻的划过我的脸颊。

 

 

 

与爱共沉沦 2010-8-24 23:08:00 | 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• 圈子:与爱共沉沦 经典空间 情怀小筑 
  •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载入中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