载入中。。。

汶水情缘(小说)

 

 

 

 

自古至今,凡是大江小河都向东滔滔不绝,这是一般的自然现象。不过,在泰山之阳却有“汶河倒流”的奇观。登上巍峨峻拔的泰山,放眼南望,汶河像一条银白的带子,随风轻轻地抖动,熠熠发光。黎明、夕照之时,碧天的云霞染透了清亮的河水,汶河又像一条绚丽的彩虹沉降于大地之上,更是辉煌壮美。古老的汶河,有过痛苦,也有过欢乐,它流淌着歌,流淌着火,还流淌着诸多不朽的传说。关乎情,关乎缘的世俗故事。

前世今生,茫茫人海中,我只是一粒微尘,我依恋着那风起风落,我依恋着那云卷云舒,我依恋着那简单动人的曲调。有一个地方承载了无法承载的梦想;有一个人不会因为尘世的轮回而忘记想念;有一段爱情珍藏在记忆都无法寻觅的地方。我只有一粒微尘的重量,却高傲的站立着。只是,我从来不敢说,爱你。

前世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我是一株无名的花,长在汶河之畔。汶水河畔,碧波荡漾,四月,春深,风柔,花香。清风, 闲云 ,芳草连天,流莺清韵,蝶舞蹁跹。四月的暖风吹绿片片心柳,四月的芳菲恣意流淌。行走在人间四月天,穿梭在阡陌小路,满眼春色,衣染花香。汶水静静的流淌着,那么美,以千年不变的姿态穿越这个城市,静静地流淌。

 

我是汶水河畔一株无奇的花,在花开花落中一年又一年,不记得经历了多少风雨,只知道花开了又谢,谢了又开。面前那一汪静静的河水,在这个小城里静静地流淌,冰冻,再流淌,年复一年。静静地,静静地。

 

 

我羡慕这山谷,因为河水从他的身边穿过,而我只能这样远远地看着。那一天我看到,蝶与汶水起舞,那一天我看到云与汶水相恋;那一天,我看到手与手牵;那一天,我看到心与心醉。我的无边的荒凉里衰败,歪歪斜斜,坠入身旁的枯草中。

 

 
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我爱上了这汶河之水,爱上他他给的痛,可是他却浑然无知。静静的汶河之水啊,给我你的手指吧,让我牵着你跳舞,可是你为什么还是那么静静地?难道一点都听不到我的呼唤吗!我在这汶河边,看这水,看这云,看空灵的天地间,浮云般的思绪轻盈如蝶,在微风中随花絮轻轻飘飞,带着心痛,带着无奈,一晃又是千年过去了。

 


今生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我虽不再是一朵无名的花,却还是个一个名不经传的世俗女子。蛰居这陌生的小城,每日高跟鞋踩着疲惫而寂寞的日子。过着无名无姓,默默无语的日子,没有人知道我曾是怎样一个恬淡如水,羞涩如花的女孩,没有人知道我曾是怎样一个有着辉煌故事与美丽爱情的女子,现在的我只是一个行走在城市里的边缘人。

 

 

 

摆脱冬的至酷,开始行走于这个四月的深春里。想起春天,心中是暖暖的。总是固执地喜欢一些词,比如:阳光,微笑,明媚,绽放。这些词让我感觉温暖,还有这简简单单的汶水两个字,总会想起某个人,某些地方,某些美好的东西,心里便洋溢着春天般的温暖伴着浅浅的痛。

 

 

 

认识允诺,是在春天。他是我的网友,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清清楚楚记得是在一个深夜里加的我。一直以来,我们只是在网络这个虚拟的世界里,我们都时时刻刻上网都提防着被人骗的可能,每个人都知道网络上的东西真真假假,不可全信。而我和他在网上的相识却是自然,说话随意,让人感觉温暖,似乎是认识很久的朋友,也似乎是很懂彼此心思的人,就这样而成了朋友。

 

 

 

他说,我像是生活在古代的女子,柔情似水而又才华横溢。只是他却不知道,在繁华中,我一个人的倔强,用瘦削地肩膀撑起的命运。在幸福与不幸中,坚守着坚韧。孤独。那些满满的伤痕,切切的冰寒,曾如暮冬的顽固,让阴霾,寒寂蔓延成滂沱的心怀。独自承受。默默泪流,细数,倾诉,千言万语,化作一句云且留住,依然无人怜惜,无人能懂。孤寥清秋,山寒水瘦,冷暖自知的年月,单薄的行走,又有谁能明了这其中的苦。

 

 

  


我们只是随便的闲聊,聊生活 ,聊社会,聊工作,聊情感,却从来不聊风花雪月,因为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。曾经的我也是一个甘愿为情为爱沦陷的痴情女子,只是,现在的我早已不再年轻,也早已不再希冀爱情。所以,我们彼此都很默契的回避着这个敏感的话题。

 

 

 

 

一直以来,在网络里固守着自己心灵的那一点点不算是伤痕的故事,从来不肯轻易对任何一个人倾诉。是因为争强好胜,也是因为感觉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一个人可以值得信任。只是,当在这里一个夜深的时候,我第一次开始 面对 自己的内心,用一种极其简单而生硬的语气去,诉说一个久远的故事,仿佛跟我无关,却有有着无法割舍得关系。

 

 

 


他很安静,好像一直都在听我说。第一次,我感觉自己原来如此絮叨。我不知道坐在我显示器对面的他,是在耐心的听着,还是在心不在焉的敷衍,只是,在他断断续续的回复里,我知道他在,就在我的对面坐着。好像从此以后,每个夜深的时候,总会遇到他。有他的陪伴是件很开心的事情。毕竟,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有着太多的欺骗,可是,他却让我觉得温暖,亲切。他不会询问我的过去,也不会探究我的曾经,只是一种简单的陪伴吧。 

 

 

 


岁月渐渐的流逝,而我们却在网络上逗留的时间越来越长。人与人之间就是很奇怪的动物,往往有的人在一起工作、生活,却是无话可说。而有的人,只是在某个瞬间,就会让人产生依赖,我和允诺之间就是属于这种情况。网络上认识的朋友,却成了一种牵挂,有几天没见他来网上聊天似乎少了点什么东西一样,与他的谈话超过任何朋友的网页,也不知为何会有那么多的话可说。原本早已经是不善言辞的女子。

 

 

 

 

或者人与人的交往有时就在于那一种感觉,网聊中,我告诉他我的爱好,喜欢写点文字、喜欢登山、喜欢锻炼。我也知道他每天都坚持锻炼,曾说过要一起去爬爬山的,比赛看谁先到山顶。不知不觉也在网上传过照片,照片中的我和他都是普普通通的中年人,但是相互看到相片中的我们,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后来,交换了真实的姓名、电话号码,感情在一步步加深。每次聊天都让人觉得开心幸福,常常在一起聊天。他总会说请吃饭,时间久了我总是取笑他已经欠我好几顿饭了,他会笑说一定会请的,那些片段总是让人心情开怀。

 

 

 


偶然间的一天,他说:我想见见你,吃个饭去吧。本没有见网友的习惯,可不知怎么的,竟然不假思索的答应了。或者是因为一种潜意识的依恋吧。于是我在阳春三月的日子里见到了真实的他,一个真实而直率的男人。比我想象的要成熟,棱角分明的脸上写满睿智,深邃的眸子里满是智慧的种子。

 

 

 

与允诺相识,虚幻一样的感觉,像四月的烟柳,浅浅的嫩绿,在风中轻轻地舞动着季节的妩媚与忧郁。反反复复,只是一个过程,必会在烟烟灭灭中走向平静,这是我都清楚的不能再清楚的。很多时候,我的脑袋里会生出奇奇怪怪的念想,会怀疑自己的真实性,会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,恍惚中觉得一切都不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

 

 

拉着手,行走于深春的野外,他把我拥入怀中,深情的喃喃细语,迎合着他的亲昵,举手投足给人一种深情的厚爱,我和他都明白,彼此之间都有好感,有一种默契,似乎能找回青春的感觉。我们坐在山坡上,晒着暖暖的太阳,偎依着,像是回到了青春的从前。

 

 


是的,清清淡淡,象一首无字的歌,轻轻淌过心间,忽而舒展,忽而褶皱,任思绪倘佯于这天籁之中。这是一种境界,应该属于我一直所渴望的吧。静静地,有几分的温暖,几分的感动,几分的舒适,有几分的陶醉。他说我:遥遥,你是最害怕孤单的人,脆弱、敏感、纤细,却故作坚强。所以,以后请让我来照顾你。

 

 

 


我不可直知之的笑,彼时我们不是网络里我和他,他是个事业有成的男人。我也知道,他不是我想要的那种男人,因为他是个花心男人,我想是的。这是一种没有理由的判断,没有任何凭据,但我深信不疑。应该说,他是个体贴,成功,堪称优秀的男人。花心或者不是他的本意,但是他的身边自然不缺莺歌燕舞。

 

 

 


原本以为,流过泪,痛过心,自己的情感也会随着时间渐渐沉淀成一块坚硬的琥珀。而我的心,就被困在里面,静止得没有任何心跳。始料不及的是,我还是不可遏止的喜欢他了,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是因为那些倾诉的夜,还是因为这个春天的午后,或者是心中那些不为人知的情愫吧。在我看来,这是一场浩浩荡荡的劫难,只是在故事没有落下帷幕的时候,我已经知道我输了,因为是我先动了心。

 

 


带着一点放纵,我渴望尝试一种前所未有的生活,不是醉生梦死,只是一种短暂的释放。整洁的三星级酒店,他斜躺在床上,我笑,温顺地被他搂进怀里。他怀抱香暖,如梦呓狂乱不愿清醒时流连不放的温柔缱。那一刻仿佛有些醉了,软软地倒在他怀里,他细细地吻我,从脸颊到脖颈。我的脸泛起潮红,身子也开始发热。无力地推开他,靠在他的肩上。清淡皂香盈满鼻间。我勾住他的脖子,回复他的吻,浑身战栗着,把头贴在他胸前,紧紧地环搂住他,紧紧地环搂着。凹凸有致的身体缠绕着,彼此索取着也奉献着,一次又一次的抵到幸福的天堂。

 

 

 


他的怀抱很温暖,让人有一种异样的感觉,是一种久违激情和冲动。他在我的耳边轻轻的亲吻并喃喃细语,亲昵的呼唤着我的名字,一遍又一遍,我细细的答应着。他的嘴唇慢慢滑来,在我的脸上,额头上亲吻,然后慢慢滑向我的唇边,我感觉他的唇好湿润,给人一种爽丝丝的快感。我知道,我久渴的心田也需要滋润,我顺势搂紧他,迎合他的狂吻。一时意乱情迷,用嘴迎接他冰凉滑润的舌头。他的舌头偶像蛇一样在我口腔里游走,我软软的身躯紧贴着他的身体。

 

 

 


血沸腾了,激情火一样被他点燃了。我们紧紧的抱在一起,像两根藤缠绕在一起。我们的身体合二为一,同磁共振,时而和风细雨,时而电闪雷鸣。我全然觉得自己变成一个透明人,和他彻底融为一体。平生以来,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激情。那一晚,我我知道了什么叫激情飞扬,欲仙欲死。

 

 

 

激情过后,是无边的空虚,黑暗里,我枕着他的胳膊,泪流满面。不是悔,不是恨,是一种莫名的担忧,是一种无边的恐惧,我害怕,害怕失去。但我深深知道,他就是初春的细雨,时候到了,只轻轻一洒,我结冰的心河,融化、流淌,只是一夜风雨之后明天必定是艳阳高照。再接到他的电话,是在分开后不久,我有稍稍的诧异,心中对他的看法有了微微的转变,或者他并不是我想象中的不堪,至少他比我想得要有情意吧。他轻轻地说话,他说休息一会,睡会吧。我点头,无心无肺的笑着说再见浩淼烟烟,我无力挣扎。随岁月悠悠,淹没在时间的河里。

 

 

 

一直伪装者一种满不在乎的冷漠,他在打来的电话里常常开玩笑一样的责怪我是个冷漠的女子。依旧傻乎乎的笑,不去申辩,当作什么都不懂,我从不说想念,甚至于从不去主动打电话。他一定不会知道,我是怕在满怀喜悦去拨打电话之后,换来的是无尽的伤感,我是怕自己在乎的多了会难过,我是怕自己一旦投入无法自拔。我只能装着这样的一副可有可无的样子,只有这样大家才能更开心,更没有顾虑。

 

 

 

原本不是他所说的那种无情无意的女子,只因过度渴望,所以惧怕情感,我怕自己失望,更怕会给他带来毫无必要的烦忧。面对情感,自己是那么卑微,那么软弱,软弱到不曾抵抗他的任何一件事,任何一句话。我知道,感情就像握在手中的沙,你越是紧握,它愈是流逝得快。曾经的我对待感情,就像濒临死亡的人想抓住一棵救命的稻草般紧紧握住。如今事过境迁,我要的只是相视的一笑,是寻觅的心跳,是三千弱水,只求一瓢饮的传说。 他不会明了,他不会理解,因为他没有如我飞蛾扑火般狂热过。

 

 

 

闭上眼睛,总是浮现出那些沉沦的快乐。心总是在不经意间想起他,便会轻微地颤栗。时时回味:我们曾经走过的路,我们曾经说过的话,我们做过的事。那些诱惑,让人欲罢不能。每一次想起,心底都会滋生一种情愫,让我痛,痛的无以伦比。因为我们自始至终,不是一类人,他要的,我想我可以给,可是我的,是他无法给予的。是的,我知道,我一直地知道。我的痛只是不甘心,不甘自己成了他所有关心的女子中的一员,而没有留下过任何特殊的痕迹,可是我还是让自己置身于这个与他的故事中,让自己成了许许多多为他伤心女子中的一个,纵然我一直一直的知道我面前是火,是海,我还是义无反顾的纵身跃进去了。

 

 

 

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思念,来到他所在的小城,站在路口拨通允诺的电话:几秒钟后,听到他熟悉的男中音。我说:我在凤城。他说:在哪里?我看着周边的建筑报着地名。他说几分钟以后赶过来。顺着路,慢慢地走,看到他的时候,心有点微微的不忍,他好像很累,很疲倦,应该是连日来一直在忙碌中吧。原本,只是想要看看他,只是看到他,心中多了更多的牵挂。我有点后悔,或者不是我的这个电话,他可以稍微的休息一下。他还是那样开朗的笑着 ,开着无谓的玩笑,我不太热衷的回应着。这个男人,不属于我,也不会属于任何人,只是为何,我还会想他。在他转身离去的时候,看着他疲倦的身影,我会满目的苍凉,心里有淡淡的疼,若隐若现,浮若游丝。

 

 


时间有时候是那样的漫长,可是此刻却是转瞬即逝,当我坚持回家的时候,他坚持开车送我。一路上,他不太说话,或者是过于疲倦吧,我则看着窗外的风景,情绪低落,不想说话。我无法拒绝这种微妙的感知,又时时攥着双手,提握着理智。我不能走得太远,又不想离他太近,或许他对我而言就像公园里的盆景,一任千帆过往,却只是在方寸之间,浓缩的立体之画,如此妙不可言。

 

 

至此,无数个夜里,面对他,突然变得软弱,心脆弱的像玻璃,一触即碎。从有他的梦中醒来,思念犹如一把利刃割划着我身上每一寸肌肤,疼痛难忍。我不知道,是否真的有前世今生的故事,我也不知道如果真有来生,我历尽千难找到他,可愿意只为我一个人留下辈子的位置?

 

 

 

我知道前世今生的约定只是一句誓言而已,对于生活我是那样的苍白无力。路过花开,路过他,而之后的故事只是尘归尘,土归土。梦镜醒来的早晨是一片温暖的阳光,明亮而柔和。也许有一天,我会悄悄地离开,然后放弃。允诺,请你原谅我的不辞而别。我的卑微,惨淡淡的活在太阳底下。只能用逃亡来显示我那一点点的骄傲。我真怕在这样情感的灼伤下,会体无完肤;我真怕在这样对情感的祈求中,尊严会遗失殆尽。

 

 

于是我选择逃离,也许这样我会寻找到曾经的自信与自尊,只有自信和自尊才能让我强大。允诺,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。这是一场华丽的逃亡,背负着与爱有关的故事。允诺,你到底是我哪一世的爱恋?又是怎样的情债?几千次的轮回里,难道偿还得还不够吗?我无语问苍天,今生我已放手,为何放不开梦中的你。是怎样的前世纠缠,你我之间又是怎样欠下的情债,在现实生活中伤痕累累不够,还要用一生的梦去偿还吗?吐尽心事,今夜我是否能一夜无梦?

 

 

 


写在纸上的,是字;埋在心底的,是爱。放下笔,放下字,却放不下有你的这颗心。双眸清泪落,幽恨两心知,双双梦倾城,天涯解语,独坐红尘,相思过千年。最蚀骨的相思,在烟雨里,滴落。打湿的心事泼洒在通往你的路上,诉说着汶水河畔的前世今生,无法理清的情。

 

 

 

三月,烟花的三月,我与你邂逅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后记:一直,一直,都想着,若有一天得闲,定要为你写一些温暖的文字。想要在细细密密地心思里,柔柔地将你刻在心里。今生,来世,都不会在轮回里走失。也能够让那些曾经困扰于心的纠缠,无解的忧伤,都能够得到释疑和安放。


也许,行走的路上,承载了太多的悲凉。在执拗着坚持的时候,没有人能够体会到这如许的情殇。痛与伤,苦与泪,唯有自己与自己对饮。舍不去与放不下的纠结,萦绕在心间,绵延成万千风沙,受困于心灵的湿地。相望与缺失,是那么近,又相距那么远,亦是殊途不同归。犹如化地为牢时,不小心遗失了打开心灵的钥匙。因为相逢,因为遇见,因为怜惜和感知,我们相约在网络这个最深的红尘里。

 

醉过才知酒浓,爱过才知情重。尽管人都说文字是心灵的窗口,可谁又能用文字彻底的写出内心真实的样子?那些盘旋于心底的情愫找不到出口,就像一只迷途的羔羊茫然的在四野里行走。太多的描述,只是一个虚幻的假象吧,只是为了找寻一种看似心理的平衡。或者为了记录曾经的风风雨雨,然后在多年以后再次拿出来以寻求心灵的某些慰籍。(2010年4月24日  夜)

 


原创故事,谢绝转载,谢谢合作!

 

与爱共沉沦 2010-4-27 15:13:00 | 阅读全文 | 回复(3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• 圈子:与爱共沉沦 经典空间 情怀小筑 
  • Re:汶水情缘(小说)

    黄河岸边我的家
     

    黄河岸边我的家 2010-4-27 16:21:00 | 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Re:汶水情缘(小说)

    不是学者又开了一次花
     

    不是学者 2010-4-27 17:24:00 | 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Re:汶水情缘(小说)

    潇洒辛格赏!
     

    潇洒辛格 2010-4-27 19:57:00 | 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载入中。。。